Investments in power generation are commercial decisions

03 Apr 2019

Reply from EMA

谨答复《联合早报·交流站》于3月27日刊登梁文辉读者的投函《凯发不是典型商业失败》:梁先生认为,差价合约(vesting contract)和政策变化导致电价下跌,而这反过来又是凯发陷入目前状况的一个关键因素。梁先生的结论是错误的。

2009年,为推广使用液化天然气,能源市场管理局推出液化天然气差价合约计划,让发电公司自行决定是否选用液化天然气。发电公司是根据自己的商业决策做出加入计划的决定。尽管根据差价合约,能源市场管理局每年只供应最多120万公吨(mtpa)液化天然气,但发电公司却采购了超过一倍的液化天然气,并建造更大发电量的电厂。当时,电力的批发价格很高。随后,发电量的增加导致近年来批发电价下跌。

凯发并未拥有任何液化天然气差价合约。它是在能源市场管理局将液化天然气差价合约授予其他电力公司后,才决定自行建造发电厂。凯发采取这项决策时,关于其他电力公司计划增加发电量的信息都已公开。凯发目前的财务状况是其自身商业决策的结果,它对天然气供应情况和发电市场有着充分的了解。梁先生声称,凯发的财务问题是由“意外且巨大的监管政策变化”造成的,这是不正确的。能源市场管理局也没有理由像梁先生所建议的,用公共资源“救济”凯发。

能源市场管理局将继续促进电力市场的经济效率和竞争,并确保各利益相关者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能源市场管理局市场发展与监管部署长陈炫橗


交流站:凯发不是典型商业失败

2019年3月27日;文:梁文辉;来自:《联合早报》

凯发失败的原因很复杂,而且不限于商业决定的错误。这意味着凯发的重组和永久证券投资人的亏损,也应该有创新的解决方法。我建议政府对凯发的情况先做一个彻底和全面的分析与评估,因为这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业失败案例。

首先,凯发主席兼总裁林爱莲领导的管理层有无可推卸的责任。事后看来,我们可以指责她脱离水处理的核心业务,转向发电业务的决定是一个错误。即使水务事业会大量使用电力,也没必要承担整座发电厂的风险,在早些时候就该出售部分权益以减少公司的风险。不只如此,她在签订高价天然气供应合同时,却没有安排相应的机制来保护公司回避电价下跌的影响。她很有可能被发电的巨额潜在利润蒙蔽,因为当她决定进军发电业务的2012年,批发电价是每百万瓦时200新元。也可能基于同一个原因,她甚至准备亏本经营海水淡化业务。

但我们也知道,批发电价的崩溃是凯发失败的最重要原因。从已经确定的信息判断,电价的崩溃是能源市场管理局赋予其他发电商的差价合约(vesting contract)的直接结果。为了换取发电商支持向另一个国家项目液化天然气供应码头签订天然气长期购买合同,导致发电商迅速扩大产能,引发电价暴跌。因此,这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的自律调整,而是外部政策干预的结果。

民营企业经理擅长的是评估市场风险,当业务因为意外且巨大的监管政策变化而受到严重破坏时,将所有责任推给他们是不公平的。由于我国电力消费增长趋于稳定,供需双方也没有剧烈变化的预期,凯发或任何金融分析师都无法预测2016年电价会下跌至每百万瓦时50新元的水平。很显然,能源市场管理局也没有在早期阶段缓解凯发的困难。

最后,虽然电价的跌幅事前很难预测,但出售永久证券的金融机构和它们的金融分析师应该可以比较正确地预测永久证券的投资风险,因为发行时的2016年电价已经崩溃。而且这些金融机构把2016年发行的永久证券卖给投资外行的公积金投资者,然后把所得款项用于赎回仅卖给对投资较内行的受认可投资者(Accredited Investor)和机构投资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2014年发行的两只永久证券。相比之下,凯发2016年的财务状况肯定比2014年差,金融机构却选择把永久证券卖给投资经验较少的公积金投资者的行为令人难以理解。

基于以上所述,我敦促政府考虑将凯发国有化。第一个理由是公共决策的缺乏协调,是凯发失败的原因之一。第二,有了重组的时间和空间,凯发的战略和财务价值不会低于2014年从淡马锡获得数十亿美元支持的翱兰国际(Olam)。第三,给金融管理局充分时间彻查金融机构的财务分析和销售流程,给数以万计的永久证券投资者一个公平合理的交代。

Back to Top